<object id="oc6wq"><small id="oc6wq"></small></object>
<acronym id="oc6wq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c6wq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c6wq"><small id="oc6wq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oc6wq"><center id="oc6wq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oc6wq"><small id="oc6wq"></small></rt><rt id="oc6wq"></rt><acronym id="oc6wq"><small id="oc6wq"></small></acronym>

預估2021年中國化學農藥原藥產量將持平2020年,行業供應重心繼續向中西部傾斜

發布時間 :

2023-01-10

預估2021年中國化學農藥原藥產量將持平2020年

 中國作為農藥大國,年度供應量占全球總供應量的70%,而在此70%的供應份額中,內銷外貿大致以三七分之。國內外產銷相輔相成,出口分銷過剩產量拉動國內形勢,國內冬儲春耕高位亦會助推外貿的量價上升。

2020/2021年冬儲春耕時期,原藥中間體及基礎石化受石家莊疫情及春節假日影響縮量。全產業鏈呈現供緊價高之態,精細化工領域順勢走高;部分受影響相對嚴峻的產品供需平衡被打破,緊俏中價格出現多年新高,力推下游產品水漲船高,高昂原料行情同時再度檢驗了需求面的消費能力。

石油、煤炭、天然氣等能源產品-基礎石化、煤化工-中間體-原藥-制劑聯動,輸送鏈后半段利潤空間呈現“微笑曲線”,即中間體及制劑兩端利潤高、原藥中間環節利潤低的態勢,上游成本高升,原藥高位出貨,制劑零售價格抬高。

農藥原藥作為高危險系數的行業之一,生產環節不穩定性多發。回顧“十三五”期間,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中國化學(601117)農藥原藥產量(圖1)由2016年的374萬噸連續下降至2020年的214.8萬噸,期間復合增長率為-5.98%;產量連續下降,主受環保安檢的負面事件影響。

伴隨行業督查自查水平的提高,生產企業配備的環保設施、安全舉措嚴格,高門檻基礎之上,企業生產穩定性相對被保障。2020年下半年、2021年上半年開始,響水事件的持續影響力仍在發揮,江蘇省連云港、鹽城的原藥裝置開始陸續有所恢復。

另考慮國內原藥產能向西北、內蒙古、東北地區布局,行業新設備投產運行預期較多。預估2021年中國化學農藥原藥產量將基本持平2020年。

原藥橫向分布方面,新增產能基本脫離原藥傳統生產華東大區,向中西部轉移。中國2020年化學農藥原藥產量CR5約69.14%,其中排名前五的省份分別是江蘇、四川、山東、浙江、安徽省;華東地區占農藥供應的首要位置。

伴隨行業與地區政策發展,原藥第一大省江蘇農藥行業新政法規門檻不斷戒嚴;在近兩年已頒發的通知中,限制禁止類較多。例,2020年5月發布的《江蘇省化工產業結構調整限制、淘汰和禁止目錄》中,明確禁止新增農藥原藥(化學合成類)生產企業,禁止新(擴)建農藥、醫藥和染料中間體化工項目;另限制類相關條例涉及高毒、高殘留以及對環境影響大的農藥原藥氧樂果、水胺硫磷等27種及草甘膦等原藥8種有效成分。2021年開局,《江蘇省農藥日常監督檢查辦法(試行)》于3月1日起施行;2021年底前全省29家化工園(集中)區17家要全部實現封閉化管理;農藥原藥產銷標準繼續提高。其他原藥產能產量排名較前的省份,魯浙皖各項政策亦是嚴格。

傳統產區產能規劃難發揮,行業尋找新方向之時,恰逢國家西部大開發新格局規劃,2020年至今,我國農藥進軍中西部效果顯著。現原藥新產能基本分布在西北、內蒙古、東北地區。其中農藥企業入駐熱度較高的化工園區分別有:甘肅--蘭州新區化工園區、玉門東建材化工工業園、白銀高新區銀南工業園化工產業集中區;寧夏--寧東能源化工基地、寧夏平羅工業園區精細化工產業園、寧夏平羅工業園區醫藥產業園、寧夏青銅峽工業園區、寧夏中衛工業園區;內蒙古--阿拉善經濟開發區巴音敖包工業園區、烏海經濟開發區烏達工業園海南工業園,烏海經濟開發區低碳產業園,烏海經濟開發區三坰梁工業園區;四川―廣安經濟技術開發區新橋工業園區、四川南充經濟開發區。

行業供應重心向中西部傾斜,需求受種植結構面積穩定引導環比守恒。農藥市場供應較長期被動減縮,剛需平穩發揮,行業產銷良性循環。

農資打假·假農藥

生產銷售假農藥獲刑15年,最高人民法院近日發布“農資打假”典型案例

為牟取暴利,犯罪分子鋌而走險生產銷售假種子、假獸藥、假農藥,最終均受到了法律的嚴厲制裁……

當前,春耕春播已經進入關鍵期。為“推動鄉村振興,促進農業高質高效,鄉村宜居宜業,農民富裕富足”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,進一步做好2021年“農資打假”案件審判工作,切實維護農民利益,最高人民法院近日發布典型案例。

2014年至2018年9月,被告人王某春投資購買設備、原料、招聘工人,分別在山東省梁山縣梁山鎮獨山村附近廢舊廠房內、梁山縣楊營鎮侯寺村某養殖廠內、梁山縣黑虎廟鎮吳樓村某養殖廠內,伙同他人私自生產多家品牌的假農藥并予以銷售。其間,被告人王某輝提供銀行卡幫助王某春結算假農藥款,偶爾接送工人上下班。被告人王某勇、畢某環等均參與了部分非法生產、銷售假農藥的犯罪。在犯罪中,畢某環在楊營鎮、黑虎廟鎮租賃兩處廠房并負責管理該處工人,間或運輸貨物;王某勇運輸假農藥并辦理托運手續、代收貨款;被告人畢某存、王某靈、楊某云、薛某香在楊營鎮、黑虎廟鎮兩處廠房內幫助生產假農藥。

 

經查,王某春和王某輝生產、銷售假農藥金額為218.99萬余元;王某勇參與銷售假農藥金額為65.94萬元;畢某環、畢某存、楊某云、薛某香、王某靈參與生產的假農藥銷售金額為35萬余元。畢某環、王某勇等自動投案,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,均系自首。

 

一、二審法院以生產、銷售偽劣產品罪分別判處被告人王某春有期徒刑15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90萬元;判處被告人王某輝有期徒刑7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;其余被告人亦被判處相應刑罰。

羞羞视频